摘要:本文主要借用了福柯对绘画的解读方法,对三水的影像作品进行了解读。

 

此次展览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上海外滩系列和一部在奉贤海面淹没的录像作品;另一部分则选择了非常态系列中的六幅代表作,分别为:三寸金莲、哈巴狗和金鱼。这些作品基本上能反映艺术家近期的创作理念,即他以自主性的艺术精神为价值坐标来反抗世俗化,其诉求就在于构建独立的审美共和国以图在异化的世界中让人性自由重获解放。这种诉求的着眼点是审美的独立性及其艺术直指外部世界的批判性。这也是现代艺术看似矛盾的两个面,却在追问现代艺术的本质中而和谐共生。本文将从三水影像作品的画面分析开始,探讨他如何在作品中呈现出对影像艺术本质的思考及其如何以艺术的方式进行社会批判。31.pic.jpg

外滩系列作品的基本场景是水天相接的海平面,并且还将其置于灰蒙蒙的雾霾之中;在画面的远景处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上海的一些地标性建筑物,同时还可看到若隐若现的红旗,红旗要么插在建筑周边,要么直接插在建筑物的顶部。画面的灰色调在使人感觉到空旷、静寂,甚至末世感时,远处若隐若现的的红旗,又让我们感到了一丝兴奋,并以此引起了观者注视,因此作为标出性的红旗及其建筑成为了视觉焦点。如果我们将外滩系列作品连起来观看,每幅作品中不同的上海地标性建筑就具有了语义功能,即意在向观者表明被海水所吞没,并笼罩着死亡气息的区域是上海。艺术家好像游弋在一片汪洋中,眼睛对着相机的取景窗,咔嚓  咔嚓迅速地按下快门,抓拍到了尚未被海水吞没的这些上海最后的景观。然而,无论是拍摄场景的还原还是艺术家拍摄行为的想象,最终都被充满制作感和具有唯美感的画面所击碎,似乎在告诉我们这是图像,只不过是通过后期制作而呈现出的艺术家的观念图景。如果非要说是一种真实,那也是一种梦幻的真实。

在三寸金莲、哈巴狗和金鱼三个系列作品中,艺术家选择了非常艳俗而且亮丽的纯色作为背景色,图像则镶嵌于画面的椭圆形之中。整幅作品类似于一幅装裱好的绘画作品,好像要告诉观者:“这就是一幅用来观看的图画。”由此而言,位于“镜心”的图像则成了图画中的图画。三寸金莲系列是以一只瓷制的三寸金莲鞋子为主要物象,鞋口好像是一个封闭的物体打开的一个缺口,观者以窥视的眼光,发现那里面是一个少女私密的世界。在那个密闭的空间内,少女的动作行为及其着装都充满了性诱惑;哈巴狗系列和金鱼系列则基本上延续了这一模式,只不过不再是以窥视的目光来探视少女的私密的空间,而变成了对少女进行赤裸裸地性挑逗。图像同样梦幻、荒诞,可是艺术家却企图以写实的态度将这种荒诞与梦幻现实化。反过来讲,这些具有自足意义的图像只不过是整幅作品的“镜心”而已,也反证了作品的制作过程。32.pic.jpg

无论是外滩系列还是三寸金莲、哈巴狗和金鱼三个系列,艺术家三水在艺术创作手法上是一致的,那就是根据预先想好的观念,去选择能反映这一观念的景观或者去摆拍一些场景或人物,然后再通过后期制作将所预先拍摄好的影像素材进行加工处理成像。这种摄影与后期制作并重的制像方式,实质上置换了摄影的成像语法,那就是打破了暗箱成像的原理,即空间与客观的契约性概念相关的,而这一概念先于摄影的发明,并得到了摄影师的认同;或者说,打破了“摄影不仅仅是一种通过以卤化银为基质的感光乳剂,将一个由光产生的稳定图像记录下来的技术”之观念。(见于贝尔·达米施《落差:经受摄影的考验》)艺术家三水的这种艺术制作手段所导致的后果,就是作品不再尊重“现实”观念的语法原则,而是遵照着遵循着绘画的美学原则,在画面上所呈现出的效果是荒诞感、梦幻感、甚至唯美感。外滩系列的灰色调尽管让我感到压抑,可是就色调本身及其整体的画面气质而言,却很优雅;非常态系列可能是受到了上世纪末期至本世纪艳俗艺术思潮的影响,企图以艳俗的画面感来表达某种情绪。因此,艺术家选择使用了红、紫等亮丽的纯色调;可是画面整体上仍能让人感觉很完整,各种要素之间的和谐。其作品画面所表现出的这种绘画性将摄影纪实的虚假性撕开了,证实了萨特所说“从本质上来说都是一种欺骗”;同时,也回应了笔者在本文第一部分中的分析,那就是回到了图画本身,追求一种视觉上的完美。29.pic.jpg

此外,艺术家在凸显后期制作的重要性的同时,也将影像成像的瞬间性变成了一个时间段,这样艺术家的主观意志就可以随意地穿梭于影像之中。这也是艺术家愿意看到的,他一直在强调个人与社会的关联,个体意识与社会意识的关联,并想以自己的影像创作记录这个时代的发展过程,或者至少要在自己的作品中反映出社会的发展进程。从这个角度而言,艺术家又为我们解读其作品提供了新的阐释空间。众所周知,上海飞速发展的城市建筑森林导致了地面下沉,并出现了海水倒灌等灾难性后果。外滩系列表现出了艺术家对社会现实的关注及其批判立场,以相对悲观的方式表达了对上海现代化进程的忧虑,即以梦幻的方式预见了这种疯狂的行为如得不到有效遏制,上海将会沦陷。在三寸金莲、哈巴狗和金鱼等作品中可看出,艺术家从宏大的国家关怀中,退回到私密的个人世界。这种极度个人化的体验本身具有很强的政治性和社会性,因为这在艺术家三水看来,“整个社会的审美格调是艳俗和病态。”这使我们有必要对“三寸金莲”、“金鱼”与“哈巴狗”三个物象作简单的图像学分析。中国女性裹脚始于宋代,经历了元代、明代的发展,在清代达到了顶峰。不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寻常百姓,凡汉族女子皆以小脚为美。这种病态的审美背后有着更为变态的男尊女卑观念,那就是把女子之足断筋裂骨为三寸金莲,使她们失去自食其力的生存能力,才能使其在男子面前自觉卑贱,从而确保夫为妻纲以及女子在家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哈巴狗”一词在我们的文化语境中通常用来指那些趋炎附势、没有立场的圆滑之人;除此之外,我们更需对狗的文化寓意进行深掘,那就是很多文学作品以的意象来暗示或象征爱情或性爱,揭示人内心深处某种原欲的情绪。金鱼在现代影视中也是频频出现并被隐喻化,即它揭开人类微妙 、隐秘 、深层律动的心灵世界,展现充满欲望的、悲喜交加的人性本色,从而传递现代人矛盾、异化的精神现实。 艺术家将这个三个意象安排在青春美少女私密的空间里,我们通过三寸金莲的鞋口所窥视到的要么是赤裸着下半身坐在马桶上并用手遮住脸的少女,要么是穿着暴露的少女双手抱着头作沉思状。在其他两个系列的作品中,艺术家更直接的将哈巴狗和金鱼安置在少女的闺房中,或她的床上。结合着这些物象的文化意涵,我们可知少女与性联系在了一起,她们变成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物欲洪流的社会中的消费对象。同时性快感及其窥视欲代替了审美愉悦与精神追求。这是社会道德沦丧之后,被压抑在国人精神深处的病态审美心理的大爆发。20.pic.jpg1459906249106055418.jpg

艺术家三水的影像作品在制作方面将拍摄过程与后期制作并重,并成功地置换了影像艺术的形式法则,在绘画的艺术原则支配下完成作品创作。他毫不留情面地并以谎言的方式向我们展示“摄影的谎言”,并以孩子般的天真告诉我们仍留在柏拉图的洞穴里,依然在并非真实本身而仅是真实的影像中陶醉。这种质疑也将影像艺术的主宰权由大众收归少数精英所有,同时又以现代公民的身份介入到对外部世界的批判之中,可是面对复杂的社会文化环境,艺术家也由原来的宏大叙事转变为极为私人化的审美体验。“可见”,乃是我们所看到的世间万象;却又“不可控”,因为我们更多时候所感受到的是批判变得无力之后的无奈。

 

(匡景鹏,艺术史博士、艺评人)


评论区
最新评论